<address id="1r3dr"></address>

<big id="1r3dr"><progress id="1r3dr"><thead id="1r3dr"></thead></progress></big>

    <address id="1r3dr"></address>
    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文學論文 > 《南鄉子》起源的全方位解讀

    《南鄉子》起源的全方位解讀

    時間:2020-08-04 10:12作者:吳雪霏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南鄉子》起源的全方位解讀的文章,《南鄉子》起源于唐教坊曲,盛行于歌筵酒席間,并有敦煌舞譜流傳。該詞調從唐五代逐步流行,到宋代進入繁盛階段,經歷金、元、明、清,文人對它的創作熱情絲毫不減,題材內容不斷擴大,產生了一系列優秀作品。

      摘    要: 《南鄉子》是最常見的小令之一,其起源說法不一,大致有“晉國隱士”說和“蜀人志風土”說兩種觀點。對兩種說法進行辨析,以探究詞調的真正來源,并對《仙鄉子》《莫思鄉》《好離鄉》《蕉葉怨》《撥燕巢》《畫舸》《鷓鴣啼》《減字南鄉子》八種別名進行研究。

      關鍵詞:《南鄉子》; 起源; 晉國; 風土; 別名;

      Abstract: Nanxiangzi is one of the most common Xiao Lings,and opinions about its origin are various.At present,there are two viewpoints about its origin,one is opinion of "hermit in Jin State",the other is the view on "customs and feelings of Shu people".This paper analyzes both viewpoints so as to explore the real origin of its tone patterns.Meanwhile,the paper also studies eight alias of Nanxiangzi,including "XianXiangzi" "Mosixiang" "Haolixiang" "Jiaoyeyuan" "Boyanchao" "Huage" "zheguti" "Jianzinanxiangzi".

      Keyword: Nanxiangzi; origin; The State of Jin; customs; the alias;

      0 、引 言

      《南鄉子》起源于唐教坊曲,盛行于歌筵酒席間,并有敦煌舞譜流傳。該詞調從唐五代逐步流行,到宋代進入繁盛階段,經歷金、元、明、清,文人對它的創作熱情絲毫不減,題材內容不斷擴大,產生了一系列優秀作品。本文將對《南鄉子》的起源進行全方位解讀。

      1 、《南鄉子》起源辨

      關于《南鄉子》的溯源,大致有兩種觀點,其一認為該詞調與晉國隱士有關,蜀國歐陽炯等人的詞作形成于創調之后;其二認為詞調首創于歐陽炯,是蜀人“以志風土”之歌。下文擬對兩種觀點進行辨析。

      1.1、 “晉國隱士”說

      把《南鄉子》與晉國隱士聯系起來的是南宋陳云龍,他在《片玉集》中為周邦彥的《南鄉子》作注:“晉國高士全隱于南鄉,因以為氏也”。[1]95這一說法來源于東漢應劭的《風俗通義》,到了宋代,鄧名世《古今姓氏書辯證》[2]卷二十、陳彭年《重修廣韻》1等著作都有提及,但也只此一句,沒有過多解釋。至此,“南鄉”作為姓氏被廣泛接受。后人闡釋“南鄉”也大多從姓氏角度出發,如清代惠士奇《禮說》:“鄉以州名,注云:南鄉甀、東鄉為人是也。案,《世本》有宋大夫東鄉為,似東鄉氏而為名,‘人’衍文,晉國高士全隱于南鄉,因以為氏,則南鄉甀者亦氏南鄉而名甀也。賈疏謂甀與為人皆當時鄉名,失之。居門者以門氏,居鄉者以鄉氏,則南鄉、東鄉皆氏,何疑?”[3]卷十

      那么晉國高士所隱居的“南鄉”,到底在何處?《詩經·商頌·殷武》記載:“抵彼殷武,奮伐荊楚。罙入其阻,裒荊之旅。有截其所,湯孫之緒。維女荊楚,居國南鄉。”[4]1041該詩講的是商王武丁征討楚地的事。“荊楚”在今天的湖北一帶。而詩中的“南鄉”,經學家多將其解釋為中國南方,即一個泛指的概念。但“南鄉”與“荊楚”的關系不容忽視。
     

    《南鄉子》起源的全方位解讀
     

      在現存的春秋時期地理資料上,沒有“南鄉”一名,因此筆者推測“南鄉”是應劭《風俗通義》成書時期的常用地名,極有可能出現于漢代。檢閱資料,發現《漢書·王莽傳》有言:“是月,析人鄧曄、于匡起兵南鄉百余人。”[5]1568鄧曄、于匡起兵時間為公元23年,此時王莽篡權,東漢未立,處于戰亂時期。鄧曄是析縣人,析縣位于今天的河南淅川縣一帶,南鄉作為析縣下屬地區,亦在此范圍。東漢時期,政府開始在南鄉設縣,屬南陽郡。其后,曹操又設立“南鄉郡”。高士奇《春秋地名考略》記載:“《晉書》:丹水縣屬順陽郡,考建安十三年,曹操分南陽,立南鄉郡,晉武帝改曰順陽,預著書時尚未改名耳。”[6]卷八可知建安十三年曹操得荊州后,將南陽郡分出一部分,改作南鄉郡。又有《水經·均水注》記載:“均水出析縣北山,南流過其縣之東。……南越南鄉縣,又南流與丹水合。……均水又南流注于兩水,謂之均口者也。”[7]525均水即今日之淅川,在南陽淅川縣,位于河南與湖北交界處。而均水出析縣后向南流至南鄉,之后與丹水合流,據此可推測南鄉在析縣以南,均、丹二水合流處以北,位置靠近現在的淅川縣(見圖1)。

      圖1 東漢析縣位置圖[8]42-43
    圖1 東漢析縣位置圖[8]42-43

      
      湊巧的是,該區域在春秋時期曾為秦、晉兩國所奪!蹲髠·僖公二十五年》:“秦、晉伐鄀,楚斗克、屈御寇以申、息之師戍商密……秦師囚申公子儀、息公子邊以歸。”晉杜預作注曰:“鄀本在商密,秦楚界上小國。其后遷于南郡鄀縣。”又:“商密,鄀別邑,今南鄉丹水縣也。”[9]357晉代南鄉丹水縣即今天的南陽淅川縣。由此不難判斷,該地在春秋時期原屬于楚國,后秦、晉伐鄀,楚國大意,只令申公斗克與息公屈御寇帶領其軍隊駐守,果不敵秦晉,城池失守。鄀分為上鄀、下鄀兩地,下鄀為晉國所有,在河南淅川南部內鄉境,位于河南省內鄉﹑陜西商縣間。

      由以上資料可知,“南鄉”在春秋時期晉邑“下鄀”的范圍之內,即今天的河南淅川縣附近,屬于豫、鄂交界處,此地位于長江以北,沒有濃郁的南方文化氛圍。而唐五代時期的《南鄉子》多寫南方風物,或多或少帶有香艷之風,且未有提及“晉國高士”的隱逸之詞。因此,“晉國隱士”的典故與《南鄉子》起源關聯不大。

      1.2 、“志風土”說

      首倡《南鄉子》是蜀人為“志風土”而作這一觀點的是南宋周密,該說法如下:“李珣、歐陽炯輩俱蜀人,各制《南鄉子》詞數首,以志風土,亦《竹枝》體也。”況周頤在《餐櫻廡詞話》中引周密的觀點,并在其后列舉李珣《南鄉子》詞,緊接著發問:“珣,蜀人,顧所詠皆東粵景物,何邪?其《巫山一段云》云:‘啼猿何必近孤舟,行客自多愁。’《河傳》云:‘依舊十二峰前,猿聲斷客船。’則誠蜀人之言矣。”[10]409東粵即嶺南地區,而李珣等人都生活在蜀地,按常理推斷,應效《竹枝》體,那么“南鄉”到底在寫哪里的風土呢?清代舒夢蘭《白香詞譜》中有記載:“南鄉即南國,唐人稱南中。本詞初為單調,創于歐陽炯。詞律所收,有二十七、二十八字兩首。如‘路入南中,桄榔葉暗蓼花紅。兩岸人家微雨后,收紅豆,纖纖抬素手。’固為本意也。”[11]133按此思路,只要找出唐代“南中”所指的區域即可知曉“南鄉”位置,但查閱資料,發現唐代被稱作“南中”的地方不止一處。

      唐人李吉甫《元和郡縣圖志》卷第三十二“劍南道中”條記載:“曲州,朱提。下。本漢夜郎國地,武帝于此置朱提縣,屬犍為郡。后立為郡,在犍為郡南一千八百里,后漢省郡。諸葛亮南征,復置朱提郡。自梁、陳以來,不復賓服。隋開皇四年開置南中,立為恭州,武德元年改為曲州。朱提,山名,出善銀。”[12]822曲州的轄境相當于現在的云南省昭通市、魯甸縣一帶,說明材料中的“南中”至少囊括云南北部。又據東晉常璩《華陽國志·南中志》得知,“南中”指的是今天大渡河以南的四川南部和云貴高原。唐代王勃《蜀中九日》詩寫道:“人情已厭南中苦,鴻雁那從北地來。”[13]684便是以“南中”代指蜀中。

      然而,同一時期的詩人更多地以“南中”指代嶺南。如駱賓王《從軍中行路難二首(其一)》:“蒼江綠水東流駛,炎洲丹徼南中地。南中南斗映星河,秦川秦塞阻煙波。”[14]832詩中蒼江又名鎮海水,屬于珠江水系的分支,而南中在這里專指廣東一帶。宋之問亦有《至端州驛見杜五審言沈三佺期閻五朝隱王二無競題壁慨然成詠》一詩,詩曰:“逐臣北地承嚴譴,謂到南中每相見。豈意南中岐路多,千山萬水分鄉縣。”[13]626詩人被貶之地端州屬于廣東省肇慶,位于廣東省中部偏西。此外,初唐宰相張說于唐長安三年(703年)為解救魏元忠得罪張易之、張昌宗兄弟,救出了魏元忠,自己卻被流放到欽州。欽州在廣西南部,南鄰北海。這段時期的詩歌作品中,很多都帶有“南中”一詞,譬如《南中別蔣五岑向青州》《南中別陳七李十》《南中別王陵成崇》等,說明此時的“南中”也包括廣西的某些區域。這些事例足以證明,至少從唐代開始,“南中”已經成了嶺南地區的統稱,包括廣東、廣西的大部分區域。

      反觀歐陽炯、李珣的《南鄉子》,兩人現存的25首作品中出現了許多迥異于西蜀地區的風物:如“笑指芭蕉林里住”,“孔雀自憐金翠尾”,“桄榔葉暗蓼花紅”,“島上陰陰秋雨色”,“夾岸荔枝紅蘸水”,“越南云樹望中微”,“愁聽猩猩啼瘴雨”,“越王臺下春風暖”,“騎象背人先過水”等句中[15]451-602,就有“芭蕉林”“孔雀”“桄榔”“島”“荔枝”“越南”“猩猩”“瘴雨”“越王臺”“象”等南方色彩極其濃厚的意象和地名。仔細辨識,孔雀和象生活在云南南部,猩猩分布于東南亞一帶,桄榔樹和荔枝以兩廣居多,瘴雨也多在嶺南。此外,這些詞中出現了兩個具體位置,一是越王臺,為漢代南越王趙佗建造,在今廣東廣州越秀山上,唐代韓愈有《送鄭尚書赴南!芬辉:“貨通師子國,樂奏越王臺。”[16]3859二是“越南”,此地指百越之南,相在今天的越南附近,唐朝時屬于安南都護府,五代時為南漢所有。因此,歐、李二人的《南鄉子》內容涵蓋地域頗為廣闊,包括兩廣、越南北部、云南南部,兩人同在后蜀為官,在創作方面極有可能相互影響,而遠在成都的詞人們為何能寫出千里外的異鄉風物,由于缺乏直接的史料,我們不得而知。李冰若《栩莊漫記》總評歐陽炯《南鄉子》:“《南鄉子》八首,多寫南方風物,不知其以何因緣而注意及此?炯蜀人,豈曾南游耶?然其詞寫物真切,樸而不俚,一洗綺羅香澤之態,而為寫景記俗之詞,與李珣可謂笙罄同音者矣。”[17]881 又評李珣《南鄉子》:“均寫廣南風土,歐陽炯作此調亦然。珣波斯人,或曾至粵中,豈炯亦曾入粵?不然,則《南鄉子》一調,或專為詠南粵風土而制,故作者一本調意為之也。珣詞……均以淺語寫景而極生動可愛,不下劉禹錫巴渝《竹枝》,亦《花間集》中之新境也。”[17]891李冰若在此提供了兩種可能性:歐、李二人要么到過南粵,詞為紀實之作,要么根據書中記載或傳說下筆,寫想象中的南粵風土。

      根據以上推斷,可知《南鄉子》的起源與“晉國隱士”無關,而周密提出的蜀人“志風土”觀點也頗有疏漏,《南鄉子》得以形成,是五代后蜀詞人吟詠千里之外南粵風土的結果。

      2 、《南鄉子》異名考

      《南鄉子》是最常用的小令之一,有別名八種,分別為:《仙鄉子》《莫思鄉》《好離鄉》《蕉葉怨》《撥燕巢》《畫舸》《鷓鴣啼》《減字南鄉子》。本節擬對這些別名的來源、首創者、作品等方面作全方位探析。

      2.1 、《仙鄉子》

      金代詞人侯善淵曾創作《仙鄉子》七首,體式為“五七七二七”雙調體。詞均見于《太上清玄集》卷九。關于侯善淵的資料,文獻中記錄甚少,只知其為金末元初人,是一名道士,號太玄子,居于姑射山神居洞,在今天山西臨汾境內。這一時期,全真教創立未久,在王重陽的帶領之下蓬勃發展,尋仙問道的風氣盛行,王重陽本名王喆,字知名,號重陽子,后世慣稱其為“王重陽”。然而,侯善淵居住之地與當時的道教中心山東相距較遠,因此侯是否為全真道士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侯善淵詩詞受王重陽《重陽分梨十化集》(以下簡稱《十化集》)的影響較大。具體體現在兩方面:一是沿用了《十化集》中的部分詞調,如《如夢令》一調,《十化集》中作《無夢令》,符合道家對心無雜念澄明境界的追求,侯善淵詞也秉承此種改法,將《如夢令》無一例外改為《無夢令》。二是因襲王重陽自創與原詞調相關新題的做法,將某些詞調的旖旎之氣換為道家風骨,著意宣揚教義。辟如把《長相思》更名為《長思仙》,又如將《南鄉子》改為《仙鄉子》?v觀《太上清玄記》中七首《仙鄉子》,均在展現俗世無可戀、大道貴真淳的狀態。以《仙鄉子四首》(其一)、(其二)為例:

      易遘自然軒,軒外清華混物鮮。秀嶺連云飛宇角,靈泉。柳岸煙波接遠川。德士隱幽玄,玄覽滌除物自捐。內適虛壇真有趣,龍涎。寶篆輕浮弄素弦。

      大道本無為,內外恬然處妙機。寂靜清虛真有味,揚眉。冷淡靈光處處輝。婥約好容儀,坐臥行居左右隨。翼御中天成玉象,無疑。位列南宮現紫微。[18]535

      前一首重在描繪修道之地的幽雅寧靜和修道人內心的安閑自在,后一首表現大道精微,意在展現道家真諦。傳統《南鄉子》詞中的柔婉氣息幾乎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作者對道教道義不遺余力的宣揚。但此名在其后并未流傳,遍檢古籍,未發現以《仙鄉子》命名的作品。

      2.2 、《莫思鄉》

      金代全真教祖師王重陽以《莫思鄉》重新命名《南鄉子》的“五七七二七”雙調體式,收錄在《重陽分梨十化集》中,共兩首,即王重陽與門人丹陽子馬鈺的唱和詞。王重陽出生于陜西咸陽,作為全真教的創始人,王重陽在教化弟子、傳播教義方面做出許多努力,此人飽覽詩書,著述頗豐,創作出《重陽分梨十化集》《重陽全真集》《重陽教化集》《重陽真人金關玉鎖訣》等作品。王重陽的詞多從具體事物入手,闡明義理。這種思維方式在《莫思鄉》中有很好的體現,以王重陽《莫思鄉·贈丹陽》和馬鈺《莫思鄉·丹陽繼韻》為例:

      栗子味堪收,更出馨香是芋頭。今后吃時思想定,追求。為甚般般各六籌。細認細尋搜,芋有青苗栗有芻?胀獾刂袣w一處,休休。說破玄玄你越愁。[18]264

      意馬下功收,不放心猿暫出頭。一點靈明歸太素,何求。通六幽微罷運籌。芋栗更閑搜,知味聞香識破芻。須向空中尋響亮,無休。真樂真歡散盡愁。[18]301

      王重陽曾賜馬鈺、孫不二夫妻二人芋頭、栗子,令二人分食,欲使之認識到俗世情感有如飲鴆,跳出去方能長樂。有詩為證:“鳳仙五次賜芋栗,夫婦同餐各知悉。大道如同糖與蜜,攀緣宜乎家跳出。……眾妙之門深走入,無中嬰姹結夫妻。”[19]794兩首詞以栗子、芋頭引出心無雜念方有“真樂真歡”的道理,使得精微之道變得具體可感。而《莫思鄉》一名也大有深意,傳統《南鄉子》詞大多寫南國風物,保留著“南鄉”的地域文化氛圍,說到底是家鄉的氣質,因此《南鄉子》的底色是戀鄉的。從這一層面上看,《莫思鄉》是反傳統的,對于“家”的悖離使其更加接近道家文化。另外,該名稱中隱含王重陽對大弟子馬鈺的勸誡,馬鈺難以放下俗世糾葛,尤其對于妻子兒女的眷戀,他曾言:“重陽師父百端誘化,予終有攀援愛念。”[20]455難棄心猿,因此王重陽在細枝末節處對徒弟的點化,可謂煞費苦心。

      2.3 、《好離鄉》

      金代“全真七子”之一丘處機將《南鄉子》“五七七二七”雙調體改名為《好離鄉》,存詞二首,見《蟠溪集》卷三。兩首詞本名為《嘲卿學·述懷》,原文如下:

      獨坐向南溪,一事無能百不知。所愛冥冥煙雨后,東西。云綻峨峨列翠微。蒼骨太虛齊,冉冉寒光映日飛。何事中心看不足,忘歸。似有膏肓病著肌。

      亂草獨彎跧,鼓腹高歌自在閑。一枕游仙清夢斷,怡顏。笑傲聲喧碧嶂閑。日午啟柴關,雀躍徘徊望遠山。山下有人來問道,知難。雀躍無言笑卻還。[18]473

      兩首詞均在表現山中修道時的體悟,放下俗念,無悲無喜,自然暢快!逗秒x鄉》一名出自全真教祖師王重陽的《重陽教化集》,集前有大定癸卯寧海州東牟鄉貢進士馬大辨序:“重陽真人平昔著述已有《全真前后集》,其游吾鄉所著,皆玄談妙理,裒得三百余篇,分為三帙:上曰《下手遲》,中曰《分梨十化》,下曰《好離鄉》。丹陽門人靈真子朱抱一攜是集訪余,因留其《分梨十化》一帙。”[21]790登州黃山王滋德在《重陽教化集后序》中亦提及:“其(丹陽子)門人虛真子朱抱一等相與裒集編次,計三百余篇,厘為三卷,嘗請諸其師,而名之曰《下手遲》、曰《分梨十化》、曰《好離鄉》。”[22]788除此之外,營邱府學正師抗寧海州學錄趙抗、寧海州鄉貢進士劉孝友、東牟鄉貢進士梁棟、范懌等亦有序,根據序言中內容可知,《下手遲》《分梨十化》《好離鄉》中收錄的皆為王重陽、馬鈺師徒二人唱和詩詞,三帙之名則是由丹陽子馬鈺定奪形成。那么,“好離鄉”一詞緣何而來?劉孝友在序中提到:“一日,重陽真人指先生(馬鈺)而誨之曰:‘子知學道之要乎?要在于遠離鄉而已。遠離鄉則無所系,無所系則心不亂,心不亂則欲不生,無欲欲之,是無為也,無為為之,是清凈也。以是而求道,何道之不達?以是而望仙,何仙之不為?今子之居是邦也,私故擾擾不能息于慮,男女嗷嗷不能絕于聽,紛華種種不能撿于視,吾懼終奪子之志,而無益于吾之道也,子其計之。’先生乃攫而悟,顧而笑,即日拂袖去用,能斷宿緣,剔塵染,寂然與物無著,杳然與物無累,乘云馭風,飄飄為神仙中矣。先生自受師前言而至于了達,然不敢默默自蓄于胸中,特取疇昔唱和三帙,舉其一以名之曰《好離鄉》,庶覺諸未悟者,必式此以為進道之階。”[23]770-771據此可知,王重陽認為馬鈺無法一心向道的根源在于未能遠離家鄉,不能斬斷俗念,馬鈺頓悟,拂衣遠去,并將離鄉斷念作為修道之法傳于后人。因此,把“離鄉”作為修行的基礎,于全真教眾而言,是自然接受的準則,況且《下手遲》《分梨十化》《好離鄉》三帙付梓后,定于教中廣泛傳閱,深入人心。丘處機與馬鈺作為同門師兄弟,平日接觸頗多,受到的教化幾乎無異,將教內常用之詞納入創作中表達相似的理念,教諭后人,可以說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丘處機之后,馬鈺弟子王丹桂也有《好離鄉》傳世。丹桂字昌齡,隱居昆侖山神清洞,早年入道,丹陽訓號白云子。原作如下:

      聊與話行藏,生死輪回豈盡量。無奈頑心迷愛欲,滋彰。千古悠悠不到鄉。幸遇祖重陽,開闡全真岀世方。寄語吾宗當省悟,消詳。這個從來不姓王。”[18]490

      王丹桂祖居利州,有鄉人從利州來,問其為王家哪一宗,王丹桂作詞以寄。該詞盡言自己歸入全真門下后,不再思鄉念鄉,摒除俗世牽掛。內容與詞名緊密貼合。由此亦可知,這一時期,《好離鄉》一名在全真教內頗為流行,但后無繼者。

      2.4 、《蕉葉怨》

      清代女詞人蔣起榮名,見《眾香詞》御集。蔣起榮為清初泰州人,字素行,曾著《臥松吟》,今存詞兩首。以該詞名為題的詞僅有一首,原文如下:

      雨霽晚煙收,嫩綠微黃映小樓。占得妝臺新壽樣,眉頭。長伴佳人翠黛鉤。青眼為誰投,瘦盡纖腰只帶愁。日永三眠渾未起,悠悠。萬縷情絲漾釣舟。[24]3013

      此名與本詞內容相關,詞中“嫩綠微黃”指的便是芭蕉葉。而整首詞透露出來的女子愁緒,又與“怨”字相通。因此,作者以《蕉葉怨》為調名,既雅致又切題。

      而“蕉葉”作為詩詞中經典意象,其內涵之豐富也是詞人用作詞調名的重要原因。首先,蕉葉題詩的傳統由來已久。白居易《春至》詩曰:“閑拈蕉葉題詩詠,悶取藤枝引酒嘗。”[25]390方干《題越州袁秀才林亭》詩云:“坐牽蕉葉題詩句,臥看藤花落酒杯”[26]7478兩首詩均用了蕉葉題詩這一語典。該典故可追溯到南朝梁劉令嫻《題甘蕉葉示人》一詩。唐代書法家懷素于綠天庵種芭蕉練字,從而有了“芭蕉書紙”的說法。宋代曾慥《類說》卷五八引《法書苑》:“陸羽撰《懷素傳》云:‘疏放不拘細行,飲酒以養性,草書以暢志。……貧無紙,乃種芭蕉萬余株以供揮灑。’”[27]759陸游《雨后散步后園》:“芭蕉綠潤偏宜墨,戲就明窗學草書。”[28]431就直接用了懷素的典故。其次,以芭蕉葉卷或雨打芭蕉表達愁緒的詩句極其豐富,如李商隱《代贈二首》:“芭蕉不展丁香結,同向春風各自愁。”[29]6181杜牧《芭蕉》:“芭蕉為雨移,故向窗前種。憐渠點滴聲,留得歸鄉夢。”[29]6008可見,在晚唐,以芭蕉表現愁緒的寫法就已經普遍。這種典型模式在宋詞中呈現得尤其多,如李清照《添字丑奴兒》:“窗前誰種芭蕉樹,陰滿中庭。陰滿中庭,葉葉心心舒卷有馀情”[30]48,把傷心愁悶如數傾吐出來。又如吳文英《唐多令》:“何處合成愁?離人心上秋?v芭蕉、不雨也颼颼。”[31]1673

      從蔣起榮僅存作品看,她的詞風清麗婉約,是詞之正體,而另擬新名的做法,大致與清代創作者求雅求奇的風氣有關。

      2.5 、《撥燕巢》

      吳藕汀、吳小汀著《詞調名辭典》中對該別名結論如下:“周邦彥《南鄉子》有‘自折長條撥燕巢’句,故名。見《片玉詞》卷下。”[32]831檢索毛氏汲古閣本和欽定四庫全書本的《片玉詞》,發現“撥燕巢”為小字,在詞名的位置,詞牌位置是一“又”字,由于前幾首相鄰的詞都是《南鄉子》,故以“又”字代詞牌,而“撥燕巢”僅為切合詞章內容的具體題目,不能算作“南鄉子”之別名,這一點從詞的內容上也能看出。原文如下:

      輕軟舞時腰,初學吹笙苦未調。誰遣有情知事早,相撩。暗舉羅巾遠見招。癡騃一團嬌,自折長條撥燕巢。不道有人潛看著,從教。掉下鬟心與鳳翹。[33]106

      詞描寫了一名嬌憨妓女情竇初開的種種情態,“自折長條撥燕巢”一句將其年幼活潑的樣子刻畫得細致入微,因此以“撥燕巢”的點睛動作為詞題,再合適不過。而將之作為《南鄉子》別名引入辭典,實為一誤。

      2.6 、《畫舸》《鷓鴣啼》

      兩個別名均來源于吳綺、程洪編著的《記紅集》,因歐陽炯詞中有“畫舸停橈”句,李珣詞有“岸花零落鷓鴣啼”句,因此改故為新,將兩首《南鄉子》分別更名。另擬新名的具體原因在《記紅集》凡例里有所提及:“或調名間有未雅,亦取本調麗句易以新名,仍注舊名于下,以免淆惑。蓋古人已破此例,非感故為更張衒異也。”2由此可知,《記紅集》的本意是在求雅,然這種雅只粗淺地局限于字面層,與詞雅正之神韻關系不大。

      除去上述兩詞名,該集將毛文錫《訴衷情》(桃花流水漾縱橫)改名《桃花水》,韋莊《歸國謠》(春欲暮)改名《玉龍鸚鵡》,新創之名多達幾十處,大多選取詞中美麗的意象為新題,但取名過于隨意,無甚因襲,全憑喜好,這也給包括《南鄉子》在內的別名眾多的流行詞調增加了辨識負擔,使得詞名更加混亂。因此,這些名稱只出現于該集中,并未流傳下去。

      2.7 、《減字南鄉子》

      該名僅出現在明代卓人月匯選的《古今詞統》中,查閱現存最早的明代崇禎六年(1633年)刻本,在《南鄉子》第三體的題解中這樣寫道:“前后段起句或有四字者,名《減字南鄉子》。”3

      由于《減字南鄉子》的體式相較于《南鄉子》其他幾體改動較小,且與創調之初歐陽炯單調體的格式相同,僅在單調的基礎上重復一闕,變成雙調,出于各方面的考量,《欽定詞譜》只將其列入《南鄉子》別體類,未入異調,筆者遵循此原則,將《減字南鄉子》列入異名類。

      3 、結 語

      有關《南鄉子》的起源探究,對理解該調的流變歷史和具體風格,認清詞調的變化發展規律以及相關的社會問題大有裨益。

      參考文獻

      [1] 周邦彥.片玉集[M].陳云龍,注.臺灣:中華書局,1965.
      [2] 鄧名世.古今姓氏書辯證[M].文淵閣四庫全書影印本.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3.
      [3] 惠士奇.禮說[M].文淵閣四庫全書影印本.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3.
      [4] 程俊英,蔣見元.詩經注析[M].北京:中華書局,1999.
      [5] 班固.漢書:下冊[M].太原:三晉出版社,2008.
      [6] 高士奇.春秋地名考略[M].文淵閣四庫全書影印本.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3.
      [7] 酈道元.水經注校釋[M].陳橋驛,校釋.杭州:杭州大學出版社,1999.
      [8] 譚其驤.中國歷史地圖集:第二冊[M].北京:中國地圖出版社,1982.
      [9] 杜預.春秋經傳集解:上冊[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
      [10] 況周頤.蕙風詞話·廣蕙風詞話[M].孫克強,輯考.鄭州:中州古籍出版社,2003.
      [11] 舒夢蘭.白香詞譜箋[M].謝朝征,箋.顧學劼,校點.北京:中華書局,1982.
      [12] 李吉甫.元和郡縣圖志:下冊[M].北京:中華書局,1983.
      [13] 彭定求.全唐詩:第一冊[M].北京:中華書局,1960.
      [14] 彭定求.全唐詩:第二冊[M].北京:中華書局,1960.
      [15] 曾昭岷.全唐五代詞[M].北京:中華書局,1999.
      [16] 彭定求.全唐詩:第五冊[M].北京:中華書局,1960.
      [17] 張璋,張博寧.歷代詞話續編:下冊[M].鄭州:大象出版社,2005.
      [18] 唐圭璋.全金元詞[M].北京:中華書局,1979.
      [19] 王重陽.重陽分梨十化集:卷上[M]//上海書店出版社.道藏:第二十五冊.北京:文物出版社,1988.
      [20] 馬鈺.漸悟集:卷上[M]//上海書店出版社.道藏:第二十五冊.北京:文物出版社,1988.
      [21] 馬大辨.重陽分梨十化集序[M]//上海書店出版社.道藏:第二十五冊.北京:文物出版社,1988.
      [22] 王滋德.重陽教化集后序[M]//上海書店出版社.道藏:第二十五冊.北京:文物出版社,1988.
      [23] 劉孝友.重陽教化集序[M]//上海書店出版社.道藏:第二十五冊.北京:文物出版社,1988.
      [24] 林葆恒.詞綜補遺:第四冊[M].張璋,整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5.
      [25] 白居易.白居易集:第二冊[M].顧學頡,校點.北京:中華書局,1979.
      [26] 彭定求.全唐詩:第十冊[M].北京:中華書局,1960.
      [27] 陸尊梧,李志江.歷代典故辭典[M].北京:作家出版社,1992.
      [28] 陸游.陸游集:第一冊[M].北京:中華書局,1976.
      [29] 彭定求.全唐詩:第八冊[M].北京:中華書局,1960.
      [30] 李清照.李清照集校注[M].王學初,校注.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79.
      [31] 吳文英.夢窗詞集校箋:第五冊[M].孫虹,譚學純,校箋.北京:中華書局,2014.
      [32] 吳藕汀,吳小汀.詞調名辭典[M].上海:上海書店出版社,2005.
      [33] 周邦彥.片玉詞[M].馮海榮,校點.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

      注釋

      1 (宋)陳彭年《重修廣韻》,四部叢刊景宋本,愛如生中國基本古籍庫,卷二。
      2(1)吳綺、程洪《記紅集》,清康熙二十五年大來堂刻本。
      3(2)卓人月匯選、徐士俊參選《古今詞統》(卷八),明崇禎六年刻本。

    聯系我們
    • 寫作QQ:3008635931
    • 發表QQ:3008635930
    • 服務電話:13701839868
    • 售后電話:18930493766
    • 郵箱:shlunwen@163.com
    范文范例
    奔驰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