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1r3dr"></address>

<big id="1r3dr"><progress id="1r3dr"><thead id="1r3dr"></thead></progress></big>

    <address id="1r3dr"></address>
    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文學論文 > 原創繪本的幾類主要題材、問題及其選擇

    原創繪本的幾類主要題材、問題及其選擇

    時間:2020-08-01 09:49作者:姜洪偉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原創繪本的幾類主要題材、問題及其選擇的文章,近年來,中國兒童繪本的發展,既有外來藝術形式提供營養,也有自身豐富的文本資源與繪畫資源成為靈感的源泉、藝術創造的基礎。

      摘    要: 近年來我國原創兒童繪本的題材主要包括兒童生活寫實類、文化遺產類、成年人懷舊類、寓教于樂的童話類以及兒童性格心理類。通過對每類題材的成就和不足之處進行了分析與評價,總結了題材和創意整體上的不足,最后有針對性地討論了日本繪本在主題、寓意、教育態度等方面給我們的啟示。

      關鍵詞: 原創繪本; 題材; 日本繪本;

      近年來,中國兒童繪本的發展,既有外來藝術形式提供營養,也有自身豐富的文本資源與繪畫資源成為靈感的源泉、藝術創造的基礎。繪本由于表現手段豐富,涉足的題材可謂包羅萬象,從社會歷史人生到科學哲學的各個方面,到兒童生活的方方面面,無所不包,無所不有。但縱觀我國原創繪本,在選材方面仍然相對集中。

      一、原創繪本的幾類主要題材

      原創作品在最近幾年的開拓中成績斐然,文學、歷史、科學、生活等各領域均有涉及。其中,文學性較強的虛構類故事繪本代表了原創繪本的最高水平。按照題材范圍,大致涉及如下五個方面,以下通過代表作來分析每類題材的特點及其成就。

     。ㄒ唬﹥和顚憣嶎愵}材

      該類是以兒童生活為主體,描繪兒童在家庭、學校等各類生存環境中發生的種種故事,以及對兒童帶來的影響等等。這一類作品較多,題材涉及范圍較廣,創作水平也較高。弱勢群體關懷、城市兒童生活、時代與社會變遷等題材,在繪本中都得到了反映。

      關懷弱勢群體這類題材,《團圓》《躲貓貓大王》頗有代表性。由余麗瓊著文、朱成梁繪圖的《團圓》,選擇了一個極具當代中國特色的故事:留守兒童過年時與父母團聚。過年了,“我”見到了在外工作一年的爸爸?墒,過完年爸爸就要離開,短暫的團聚之后又是長長的離別。“我”鄭重地把好運硬幣交到“爸爸”的手中,期盼著下一次的團圓。臺灣作家、畫家奚淞這樣評價到:“硬幣象征了在無常的人生聚散中,只要珍惜便不致失落的倫理親情。”1這個故事與中國的現實息息相關,現實本身是很沉重的,以繪本的形式來表現也具有較高的難度。該書對氛圍與情緒的把握尺度非常好,恰當地表達了溫暖、祈盼、歡樂等情緒,有重量而不沉重,有內在的關切憂慮而不憂傷,在寫實類題材里是一部極具分量的作品。

      張曉玲著文、潘堅繪圖的《躲貓貓大王》,講述了一個智力有點缺陷的小男孩小勇的故事。小勇跟著爺爺借住在“我”家,爺爺靠賣魚為生。小伙伴們教會了小勇如何躲貓貓。后來爺爺去世了,爸爸來帶他走。小勇不想跟爸爸走,藏在油菜花地里不肯出來。最后大家像玩躲貓貓那樣一齊喊:“小勇,你出來吧,算你贏了。”小勇這才掛著淚花出來,和爸爸一起走了。這個故事結構完整、敘事流暢、氣氛濃郁、感情真摯,對真善美的傳達很到位。孩子們之間的友誼,頗有詩意和想象的成分,又因為回憶而籠罩了一層憂傷的美。故事突出了小朋友的善良單純,刻畫了孩童之間純真的友誼。
     

    原創繪本的幾類主要題材、問題及其選擇
     

      劉洵著繪的《牙齒,牙齒,扔屋頂》,則以兒童的視角來觀察時代的變遷,表現了社會轉型期的人們內心的變化,以及這種轉變在兒童心中的投影。掉落的牙齒扔在屋頂上,小孩子可以長高——這個純樸的觀念,以及它所象征的樸素而快樂的傳統社會,正隨著一個“拆”字、隨著新時代高樓大廈的建設而漸行漸遠。舊的生活方式,小巷子里的剃頭擔子、磨刀的、爆米花的、賣氣球的……這些都將隨著房屋的拆遷一起消失。在這個光怪陸離的新世界,如何重建讓生活安定穩妥的方式?如何讓心靈感到安全而溫暖?這個小小的繪本,觸及了最敏感的問題,表達了這個不斷變化的時代中兒童的生活與內心感受,從而引發人們的思考。這是該書的不凡之處。陶菊香著繪的《門》,則通過門內的小男孩為陌生的叔叔撿衣服的故事,表現了城市生活中人們相互提防、交流不暢、又渴望相互幫助的困境,非常敏銳地把握住了孩子眼中和心中的外部世界。“小男孩為陌生人‘門開一線’,讓我們看到了關不住的陽光”。2

      總體來看,寫實類作品取得了較高的成就,這也與寫實傳統密不可分的。

      (二)文化遺產類題材

      什么樣的創作能和引進繪本一爭短長呢?“尋找民族記憶、挖掘民族特色”無疑是一條行得通的路子。作家和編輯們在此用力甚多,創作出一批帶有強烈民族特色的繪本。熊亮的《小石獅》是較早的作品,在挖掘民族特色類題材上可謂開風氣之先。此后幾年中,帶有鮮明中國印記、民族特色的各類形象與事物,被大量開掘,成為主流繪本題材。如十二生肖、二十四節氣等民族記憶;長城、故宮、黃河等名勝古跡;孫悟空、孔子、龍等傳統形象;古典戲曲、青花瓷、兵馬俑等傳統藝術;地域文化等傳統資源,都成為創作素材和靈感的來源。

      其中較為突出的作品,例如保冬妮撰文的“最美中國”系列中的《小青花》,“故事中國”系列中的《故宮》《兵馬俑》等等。他們的共同點,一是能夠在大量同類題材中發掘新意,如青花瓷、兵馬俑等選材;二是能夠在限定的題材和框架內構思出一個圓轉流暢的故事,在一本35頁左右的篇幅中不斷出現亮點。如李健著繪的《兵馬俑》,在幫孩子們了解秦始皇陵兵馬俑知識的同時,也展示了古老的陶藝。小明參觀兵馬俑展,買回一個威風凜凜的將軍俑紀念品。晚上,小明夢見來到將軍的大本營,和將軍玩起了捉迷藏。小明先后遇到了步兵俑、跪射俑、騎兵俑、舞樂俑和文官俑,最后終于找到將軍俑。故事頗具匠心,向孩子們展示了古人制作陶俑的高超技藝,領略了古樸悠遠的藝術之美。

      (三)成年人懷舊類題材

      成年人懷舊題材,指以成年人的回憶口吻敘述故事,題材來源大致為50-70后小時候的經歷或記憶。其總體基調是“聽爺爺講那小時候的故事”,繪本風格大多沉靜、舒緩、寫實,少有歡快和浪漫。這類圖書,不經意間成為國產原創繪本的一個主流。

      周翔先生的《荷花鎮的早市》,被曹文軒先生譽為“中國繪本的優美開端”,同時也是懷舊題材的開端。它以優美的水粉畫描繪出一派詩意盎然的江南水鄉景色和樸素溫暖的水鄉人情,徜徉其中,猶如回到童年記憶中安寧而質樸的夢中家園,幾乎每個大人都會情不自禁地喜歡這本書。但對低幼兒童來說,卻不見得是他們喜歡的題材。作者曾自述其創作心態,“正是這樣一種追憶和思念的心情,促使我畫出了《荷花鎮的早市》。它是我童年記憶的再現,同時,我也想把它作為一份特別的生日禮物,獻給我深愛的母親”。3

      這本書幾乎能代表該類圖書的全部優點和問題。兒童需要聽父母和祖輩的故事,因為那也是自己的過去,意味著神秘而悠遠的歷史,兒童處在自我中心的年齡段,對與自己有關的一切都是感興趣的。但是他需要以兒童為講述對象的口吻和視角,而不是以獻給長輩、或者獻給自己記憶的口吻。很遺憾,我們多數作品都沒注意這一點,如姚紅的《迷戲》,制作精良,圖畫一流,扉頁題詞為,“獻給生于1927年的母親和前輩們”,說明這本書的讀者定位是前輩,而不是小朋友,母親和前輩才是這本書的理想讀者。

      該類題材的優點和缺點都很明顯:優點是文本創作總體質量較高,由于作家對兒時記憶和親身經歷不但熟悉、而且充滿感情,字里行間的情感和詩意顯得充沛豐盈。缺點是沒有從兒童本位出發,缺乏對兒童心理和閱讀需求的把握。我們經?梢钥吹,國外繪本的扉頁上經常會題詞送給湯姆,送給瑪麗,送給孩子們。而我們的繪本,大多是獻給某個大人,“送給我的舅舅于銘”“送給我的母親”等等。創作出發點不同,所灌注的情感內容也是不同的,兒童對這類故事往往難以進行審美。懷舊作為一類題材自有其存在的理由,但在當下優秀原創繪本匱乏的情形下,這種創作路數不宜大力提倡。

     。ㄋ模┰⒔逃跇返耐掝愵}材

      童話通過豐富的想象、幻想和夸張來塑造形象,常常采用擬人的方法,鳥獸蟲魚、花草樹木、整個大自然乃至家具、玩具都可賦予生命,注入人的思想感情,使它們人格化,從而貼合低齡兒童的心智特點。對兒童來說,動物比自己的同類——兒童本身,更容易接受。繪本讀者主要是低齡兒童,借童話形式來講故事,成為一個主流題材。我國原創繪本中已經涌現出大量童話或者“類童話”作品。

      如中國福利會出版社的“中國兒童原創繪本”系列,每個故事都以童話面目示人,《飛翔的小蜘蛛》(朱效文著,江健文繪)講一個小蜘蛛雖然幾次面臨生命危險,但依然頑強地沿著風箏線向上爬,終于爬到了風箏身邊!洞鞑菝钡男∷墒蟆罚ǔ桃萑曛,程思新繪)講小松鼠助人為樂,顧不上自己玩,積極為小狐貍導盲,一直把它送到家門口,才回頭和百靈鳥、小猴子等小伙伴一起玩!兑话僦晃伵Hヂ眯小罚钜避娭,何艷榮繪)闡釋了一個樸素的哲理,即旅途中的風景更優美、更重要,如果直接到達終點,可能什么都沒看到、體驗到,而人生就是一次體驗。這些故事大都圍繞一個簡明樸素的道理,對象也是定位在低幼兒童。

      這一類繪本數量很大,但尷尬的是優秀作品較少?v觀這類作品,主要有兩個特點:一是寓教于樂,教育意義十分顯豁,使繪本的教育功能得到較好的發揮。二是充滿浪漫幻想、奇思妙想的作品較為缺乏。很多故事是借一個童話的外殼來寄托各種主題和意義,并沒有引人入勝的效果。

     。ㄎ澹﹥和愿裥睦眍愵}材

      這一類題材,關注兒童性格與心理成長,直面孩子在成長過程中需要面對和經歷的問題,通過故事展開深入探討,同時也注意追求童趣。代表作如《安的種子》(王早早著,黃麗繪)、《西西》(蕭袤著,李春苗、張彥紅繪)、《青蛙和男孩》(蕭袤著,陳偉繪)、《薔薇別墅的小老鼠》(王一梅著,陳偉、黃小敏繪)等取得了較高的成就!栋驳姆N子》中,小和尚安那份平和的心境,宛如一潭清澈平靜的水,懷有希望而又順其自然,終于等到蓮花的盛開,這是非常難得的心理素質!段魑鳌穼懥艘粋小女孩,如何抵御外界誘惑,安安靜靜地做一個小模特,直到最后的成功!肚嗤芘c男孩》描繪了一個小男孩的精神世界,郊游時在等待大人放車子鋪墊子的過程里,他已經神游萬里,到青蛙的王國走了一遭。

      海燕出版社的“棒棒仔心靈之旅圖畫書”,包括《兔子蘿里——學會對自己有信心》《卡諾小鎮的新居民——學會接納陌生人》等多部作品,通過風格各異的故事探討了生命、恐懼、自信心、接納陌生人、關愛別人、謙讓和分享、自助和助人這些孩子在成長過程中容易遇到的問題,在追求通俗和童趣的同時,達到了一定的深度。

      這些作品在展現兒童性格養成、心理探索方面領先一步,較為成功。但總起來說,優秀作品的數量還較少,能夠以有趣的故事展示兒童心理、不以說教為動機的繪本尤其缺乏,還有待后來者繼續努力。

      二、題材與創意的不足之處

      縱觀新世紀以來原創繪本的題材與創意,比之從前,已經獲得了本質的提升。繪本創作已經擺脫了小人書的理念,成為真正的現代意義上的繪本,在創作理念、價值觀方面逐漸與國際潮流接軌。如果說題材與創意上的缺陷和不足,主要表現在以下幾方面:

     。ㄒ唬╊}材涉及面較為狹窄,更多領域有待開掘

      仔細分析這些優秀原創繪本,題材涉及面仍不夠開闊,貼近現代兒童生活和心理的優秀作品還比較少。如同第一屆“豐子愷兒童圖畫書獎”的評委所言,大多優秀繪本有共同的特點,即靠傳統文化安身立命。對中國元素的挖掘,對傳統民間藝術的展現,對于傳統童謠的再創作等等成為主力,對兒童生活的真實描繪則較少4,F在距離第一屆頒獎已經近十年,但對一個新型藝術形式的發展來說,十年并不算長。隨著繪本創作隊伍的壯大,相信作家們會將筆觸開拓到兒童生活的更多領域,包括現實和想象的領域。

     。ǘ┤狈ο胂罅,寫實多,想象少

      文學評論家劉緒源先生說:“二到四歲的兒童,正處于想象力迅猛發展的時候,這時他們更需要想象性的作品,所以童話是他們的首選。……這一年齡段孩子的現實感也在增強,所以也需要讀現實性的作品。但這時最主要的閱讀還應是童話類、想象類的,這將有助于他們想象力的生長,過了這個時候就再也沒有這樣的階段了。”5119-127寫實類作品固然也是兒童所需要的,但這種以作者自己的童年記憶、鄉情、傳統文化等為素材所作的圖畫書很難成為培養兒童想象力的佳作。浪漫幻想、奇思妙想、生動有趣而教育意義不顯豁的作品,數量較少。這也反映出我國原創作者們特別注重教育功能,對較為單純的輕松愉悅的題材還缺乏駕馭能力。

     。ㄈ┤狈ν,經常采用成人視角

      “兒童中心論”是由美國教育學家杜威提出來的:“兒童是教育的起點,是中心,而且是目的。”歐美優秀繪本常常能體現這種兒童本位思想。而我們的許多作品,看起來不是給兒童創作的,經常采用成人視角,滿足成年人的心理需求,嚴重缺乏童趣,缺乏對兒童心理的琢磨與迎合。多的是說教,少的是娛樂;多的是記憶,少的是當下,使作品呈現成人化的面貌。例如懷舊題材,小孩喜歡聽大人講故事,也喜歡聽大人講他們“小時的故事”,這類題材本身沒問題,關鍵在于情緒的把握上,過于濃厚的抒情、憶舊,過于沉重的氣息,小孩子恐怕也吃不消。

      對原創繪本的整體布局,劉緒源先生有一個精彩的分析,他指出我們的寫實題材所占比例很高,超過引進版的寫實題材的比例,而側重于想象力的童話類的作品少,這一現象并非中國獨有,在韓國和日本也都存在。他發問道:“創作,或創作童話類的、想象性的、更為新奇更為有趣的圖畫書,這會不會恰恰是我們中國兒童文學或文化、藝術工作者們的‘短項’,或者說是發展中的‘瓶頸’呢?——正如創作寫實的圖畫書,很可能恰是我們的‘長項’一樣。但既然,全世界的兒童都同樣地需要想象類的作品,并不因為他們是‘漢字文化圈’的孩子,就應剝奪這需要,那么,這里如果真的存在‘瓶頸’的話,我們就應該突破它。”5119-127這段話敏銳地指出了我國原創繪本在題材布局上的薄弱環節,而這一弱項又與文化傳統有著密切關系。兒童比任何一個年齡段的讀者都更需要突破這一限制,閱讀更多充滿浪漫幻想、想象豐盈的作品,這可以說是創作界、教育界、出版界所面對的一個重要課題。

      三、日本繪本題材選擇的啟示

      日本繪本非常發達,自20世紀三、四十年代起步,到21世紀初,日本翻譯到海外的作品超過3000種,譯成40種以上的語言;自1967年以來,每兩年舉辦一次的“世界繪本原畫展”,每屆都獲獎的只有日本。由此可見日本繪本的質量及影響力。

      我國繪本的發展深受日本影響,以引進數量和我國讀者的接受度而論,日本是僅次于美國的第二大國;以理論建設而論,松居直、河合隼雄等人的理論著作對我國繪本出版與推廣都起到了難以估量的作用;以獎項設置而論,第一個繪本專項獎“小松樹獎”就是在松居直先生的直接推動下設立的;以出版合作而論,幾國作家畫家聯手創作已有數次,像蔡皋與松居直合作《桃花源的故事》,以及中日韓三國聯合創作的紀念和平的作品,如《火城》等,都是質量上乘的作品;以作家影響而論,直接間接學習日本的地方就更多了。日本繪本對我國的多方面影響,值得做專題研究。這里只談談在題材方面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

     。ㄒ唬┦欠褚欢ㄒ忻鞔_的主題

      如果將“主題”理解為一個明確的道理或寓意,那我們可以說,繪本不一定要有“主題”。最優秀的繪本會將所要傳遞的觀念巧妙地融入故事和形象之中,不見得要去追求道理,更加避免從觀念或主題出發去構思故事。巖村和朗的《14只老鼠》系列便是一個很典型的例子。該系列描繪了老鼠一家老小一年四季的日常生活,春游、賞月、過冬天,吃早餐、挖山藥、大搬家,幾乎沒有一個起承轉合的精彩故事,全部是一點一滴的生活細節,然而正是這些細節構成了生活的主要內容,承載了對溫暖、安全、親情、快樂、幸福的解釋,每一頁畫面都精致、美麗、令人向往,傳達著對生活濃濃的熱愛,猶如彈奏一支美妙的樂曲,禮贊著家庭、生命、自然、歡樂。這不正是我們所追求的生命的意義嗎?歸根到底,這個世界上人們的種種努力,不過是為了讓所有人都能擁有寧靜美好的生活。還有什么比直接展示這種生活更能打動人的呢?

      (二)寓意是否一定要深刻

      “寓意”常常是作家們構思、創作時的又一個“坎兒”:如果寓意不夠深刻,不能在故事之下發掘深層內涵,是否這樣的題材就不值得寫作呢?這方面,日本繪本也作出了很好的示范,例如宮西達也的作品,幾乎是刻意追求單純淺白、不求寓意的一個典型。

      最先進入我們視野的是那本著名的《好餓的小蛇》,“好餓的小蛇/扭來扭去/在散步,它發現了/一個圓圓的蘋果,你猜猜,好餓的小蛇/會怎么樣”,簡潔明快,朗朗上口,單是韻律節奏便深得幼兒喜愛。小蛇吃掉蘋果,肚子變成圓的;吃掉香蕉,肚子長出兩只角;最后吃掉大樹,小蛇變成了一棵樹,“啊,真好吃”,小蛇再也不餓了,擦擦嘴扭來扭去的走了。這里沒有深刻的哲理與內涵,可愛小蛇的形象、稚拙幽默的畫風,足以贏得小讀者。

      也許只消看看書名,我們就能領略到宮西達是怎樣刻意追求簡單,其中,有對親情的直接表達:《噠噠噠爸爸超人》《最愛的,是我》《我愛你》《永遠永遠愛你》《最喜歡媽媽》;有單純的快樂心情:《今天運氣怎么這么好》《你看起來好像很好吃》;有對友情的喜悅:《遇到你,真好》《嗨——》《你真好》。東方人一向含蓄,不善于直白地表達情感,宮西達也的作品用看似最簡單的手法來了一個顛覆:感情就是可以直白、單純地表達,不用掖掖藏藏;幼兒單純的心靈也不需要太多復雜的東西,只需要在簡單中追求快樂、溫暖、明凈、美好的世界。

     。ㄈ┦欠褚欢ㄒ薪逃淖藨B

      講述者講述時所采用的姿態,決定了自己所處的位置、與孩子距離的遠近。是以老師的姿態站在講臺上講道理,還是以平等的姿態彎下腰、或蹲在孩子面前講道理,還是從孩子的心理出發去講述,其效果是完全不同的。像梅子涵、蕭袤等一些作品,講述者能夠最大限度地走近兒童,讓兒童樂于接受。但在中國,這樣的作品數量還太少,日本繪本就隨處可見了,伊東寬、五味太郎等名家作品就很值得學習。他們講故事的出發點,不是高高在上的教育,而是替兒童表達出他們最真切的感受。

      比如看牙醫這件事,小孩都怕牙醫,有耐心的大人常常告訴孩子諸如“別怕,牙醫不會讓你痛,很快就會好的,以后要注意刷牙”等等,這樣的“講道理”往往收效甚微,小孩還是無法減少內心的恐懼。而五味太郎的《鱷魚怕怕牙醫怕怕》,則巧妙地構思了一個鱷魚和牙醫相互害怕的場景:“我真的不想看到他”,“我一定要勇敢”,“我做好最壞的打算了”——每句話都是鱷魚和牙醫不約而同的臺詞,讓小孩知道“對方不那么可怕,對方也怕我,大家是相互怕的”,這無疑會有效地減輕他的恐懼,增加勇敢指數。而最后,“我明年真的不想再看到他,所以我一定不要忘記刷牙”,也就水到渠成地達到了教育目的。放低姿態,深入地體會兒童心理,從兒童的心理與需求出發來選擇故事,也就拓寬了可以選材的領域。

      在“文以載道”的傳統之下,我國兒童類文藝作品習慣于重視“主題”、重視“教育意義”,在選材上也就不免束縛手腳。因此,放下包袱,放松姿態與心情,讓想象自由放飛,追求美、愛、親情、自然等多種價值的表現,追求多領域題材的開拓,是我國原創繪本所需要的。

      注釋

      1[1]余麗瓊、朱成梁:《團圓》,明天出版社,2008年。
      2[2]陶菊香:《門》,明天出版社,2010年。
      3[3]周翔:《抹不去的記憶》,《文學報》,2006年6月22日。
      4[4]張曼玲:《兒童繪本原創出版之路探尋》,《中國新聞出版報》,2011年9月16日。
      5[5]劉緒源:《“長項”與“瓶頸”--中國原創圖畫書的整體布局問題》,《中國兒童文化》,2013年。

    聯系我們
    • 寫作QQ:3008635931
    • 發表QQ:3008635930
    • 服務電話:13701839868
    • 售后電話:18930493766
    • 郵箱:shlunwen@163.com
    范文范例
    奔驰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