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1r3dr"></address>

<big id="1r3dr"><progress id="1r3dr"><thead id="1r3dr"></thead></progress></big>

    <address id="1r3dr"></address>
    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社會哲學論文 > 社會工作對殘疾人服務話語重構的策略

    社會工作對殘疾人服務話語重構的策略

    時間:2018-03-12 14:05作者:學位論文網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社會工作對殘疾人服務話語重構的策略的文章,本文主要針對社會工作在哪些方面重構了我國殘疾人服務話語體系,并借助何種策略實現了話語重構這個議題展開論述。研究發現,助人自助和增能賦權是社會工作對我國殘疾人服務話語體系的兩大貢獻。它在一定程度上將殘疾
      摘要:從社會工作視角探討殘疾人服務話語體系重構這個議題,目前學界還很少論及。研究發現,社會工作關于助人自助、賦權增能等專業術語開始在國家及地方殘疾人政策文件及宣傳中開始頻繁出現,這在一定程度上重構了當代中國殘疾人服務話語體系結構。為實現這一重構意圖,社會工作借助了呼吁和參與等策略。
      
      關鍵詞:殘疾人服務體系;話語重構;社會工作。
      
      現有的殘疾人研究,大多圍繞以下主題展開研究,即社會救助、教育培訓、就業平等及身體康復等四個方面。這些研究無疑在促進當代中國殘疾人服務體系的完善方面貢獻頗大。相對而言,社會工作在重建當代中國殘疾人服務話語體系方面所做出的貢獻則往往被學界關注不夠。限于篇幅,本文僅探討以下兩個議題:
      
     。1)社會工作在哪幾個方面重構了現有的殘疾人服務話語體系?
      
     。2)社會工作專業話語通過何種策略實現了這一重構意圖?
      
      1、社會工作對殘疾人服務體系話語的重構。
      
      1949年以后很長一段時間,“作為一種依賴人與人之間關系遠勝于其產品和服務的職業(專業)”,專業社會工作并未得到國家權力的認可。相反,在行政全能主義的沖擊下,專業社會工作的職責內容大多被消解在國家民政、基層政府的具體救助、糾紛調解等民政工作當中。改革開放以后,盡管社會工作作為一門專業在高校相繼被重建,但社會工作專業在高校學科設置中的邊緣化存在,以及畢業生極低的就業率則顯示社會對社會工作的認可度仍相當低。進入21世紀以后,隨著國家開始大力推動“和諧社會”建設,社會工作作為一門學科(專業)開始在國家制度政策設計中獲得了一定的話語權,而殘疾人服務很顯然是一個被視作最適宜社會工作的領域。研究顯示,社會工作主要從以下兩個方面重構了當代中國殘疾人服務話語體系。
      
      1.1、尊嚴。
      
      社會工作的核心宗旨在于“助人自助”,即在社會工作者與案主的互動過程中,案主的自主性和主體性必須得到尊重。更確切地說,“助人自助”將案主視作一個具有獨立人格的個體,而與其具體的身份、地位無關。因此,在筆者看來,這無疑體現了社會工作對案主個體尊嚴的重視。眾所周知,在傳統中國社會,個體尊嚴在很大程度上屬于道德倫理范疇,即個體尊嚴往往湮沒于傳統孝道和“三綱五常”當中。在此文化框架下,中國封建皇權時代的法律“基本上是以倫理法作為制法和執法的依據”.在君臣、父子、夫婦、男女、長幼和尊卑的社會等級安排當中,君、父、夫、男、長和尊的個體尊嚴被無限放大,而臣、子、婦、女、幼及卑的個體尊嚴被權力和社會所漠視。因此,歷代皇權統治都高度重視與個體責任密切相關的刑法制定,而與個體尊嚴密切相關的民法制定則被有意或無意地忽略了。清末新政時期,由沈家本、伍廷芳等推動的身體法權化,第一次將“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的原則納入中國的法律體系當中,但這也未能從根本上動搖傳統法律所造成的疏失,即弱勢者的尊嚴仍未能得到根本性保障。1950年新中國第一部《婚姻法》誕生。在國家權力的推動下,全國各地學習《婚姻法》、實施《婚姻法》,甚至在部分地區引發了一場離婚熱潮。這在一定程度上展示了個體的婚姻自由和人格尊嚴。此后很長一段時間,在各種社會運動接連不斷的沖擊下,個體尊嚴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沖擊。因此,《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
      
     。1982年)第38條和51條就開始對個體自由與尊嚴做出了明確的界定。遺憾的是,這一法律規定的執行在當代中國的社會及文化生活當中仍遇到了相當的阻力。我們不妨以殘疾人為例,盡管根據《憲法》所確定的原則,包括殘疾人在內的個體尊嚴理應得到權力、社會的尊重。然而,現實生活中“殘疾”經常被一些人視作“殘廢”,等同于“依賴”.從戈夫曼的視角來看,這無疑是對殘疾人個體的“污名化”.在經年累月的社會歧視下,部分殘疾人個體也時常在不自覺中接受這種角色安排,接受內局群體的價值觀。若家中有殘疾個體出生,殘疾個體也經常被視作家庭祖蔭不足,祖先“罪孽”深重的結果。不難發現,這種觀念具有較強的佛教“因果報應”色彩。如此一來,殘疾人個體往往就不可避免地負有“原罪”,成為一個受人歧視的對象。對家庭而言,這無疑也是一件有失家庭顏面的事情。殘疾人的尊嚴未得到尊重的現象不僅在一些家庭或地方社會存在,也時常出現在地方政府及社區的具體殘疾人服務行為當中。例如,在給予殘疾人救濟時,救助者往往會要求殘疾人個體在公眾場合發言,以表達感謝之意;或者在未經殘疾人個體允許或不知情的情況下,救助者對殘疾人予以拍照,有時甚至將其照片放在當地的時政宣傳欄當中公之于眾。這些舉措本意或許是出于國家及社會對殘疾人群體的關心的體現,但從殘疾人個體而言,這顯然不是一個尊重他們隱私的善意舉動。
      
      2006年中共十六屆六中全會提出要建立宏大社會工作人才隊伍。“助人自助”、“介入而不深入”等社會工作專業話語開始進入國家及地方政府的政策話語當中。尤其在社會工作機構及專業社會工作者的參與下,殘疾人的尊嚴也開始被地方政府及社區有意識地加以尊重,如將殘疾人照片公之于眾的現象顯著減少。在筆者看來,這應是社會工作對殘疾人服務話語體系的最大改變。
      
      1.2、賦權增能。
      
      長期以來,受意識形態和行政全能主義的影響,國家及地方政府習慣將殘疾人視作服務的客體,而非主體。如此對待殘疾人,在很大程度上是基于如下假設,即“殘疾人是受損害的、有瑕疵的,在社會上與正常人相比缺少競爭力”.實踐顯示,國家及地方政府在此假設下所開展的殘疾人服務,工作重點往往集中在殘疾個體的軀體康復及物質生活需求上。相反,他們精神、社會支持方面的需求則不被重視。在服務方式上,國家及地方政府則更傾向以“送溫暖”的方式向殘疾個體提供服務。盡管這種方式可以讓殘疾個體獲得短暫的情感安慰和存在感,卻無法帶來制度、文化層面的改變。更關鍵的是,因服務成本高、效率低,這種“輸血式”的服務模式也越來越受詬病。
      
      2006年對社會工作是一個具有里程碑意義的特殊年份,學界、社會組織很敏銳地捕捉到了中共中央大力推動宏大的社會工作人才隊伍建設這一契機,成功地將賦權、增能等社會工作專業概念成功地融入國家及地方政策話語當中。就殘疾人服務領域而言,增能賦權、助人自助等專業話語無疑是社會工作對現有的殘疾人服務話語體系最大的貢獻。這在2008年修訂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殘疾人保障法》已有充分的體現。從社會工作的專業視角看,增能賦權集中關注發展案主的能力,而不尋求“壓制性”社會的直接改變。在增能賦權的過程中,社會工作者予以干預、協助即可。由此可見,增能賦權、助人自助等社會工作理念不僅沒有意圖去推翻或顛覆官方已有的話語體系,也拒絕采用激進手段去尋求社會制度的改變。這顯然與國家試圖緩和社會矛盾、建立“和諧社會”的執政訴求具有較強的親和性,而國家也樂于借鑒這樣的專業話語來豐富自己的話語內容和行為方式。
      
      2、社會工作對殘疾人服務話語重構的策略。
      
      話語作為社會學的關注焦點,很大程度上應歸功薩基、?屡c布迪厄。然而,對話語策略最為強調的當屬布迪厄。在他看來,話語權力與政治權力從來就不是兩個完全隔絕的獨立系統,相反,二者可以相互置換。置換的秘密在于,統治階級將政治權威予以符號化,此時符號所攜帶的某種政治信息就具有了某種政治權力,符號從而進入了政治領域。若想這種符號權力能夠發揮作用,還必須借助一種名為“誤識”的話語策略。只有當被統治階級以不言自明的態度接受這一符號時,“誤識”才得以達成。因此,對統治階級而言,“在特定的社會現實中,強加各種現實建構原則的特定符號權力,就是政治權力的一個主要向度”.
      
      從布迪厄的論述可以發現,權力的和合法性在一定程度上取決于采取了何種話語策略。同理,就社會工作而言,它所專有的價值理念要想進入國家主流話語體系也必須要借助一定的話語策略。這是因為,與國家通過設置議題、控制主流媒體來主導輿論話語不同,社會工作研究者及其實踐者顯然無法做到這一點。經研究發現,呼吁和參與是社會工作組織、社會工作研究者及實踐者最重要的話語策略。
      
      2.1、呼吁。
      
      ?抡J為,“作為我們人類經驗、思考、言說對象的所有‘社會’現實都只是一種由人們在特定話語系統的引導和約束下建構起來的‘話語性實在'.”從這個角度來看,社會工作專業理念能夠被國家殘疾人服務話語體系所吸納和接受,顯然也是一個話語建構的過程。盡管社會工作在中國經歷一個艱難的恢復、重建過程,但自進入21世紀以后,它迎來一個快速發展的黃金時期。據文獻梳理發現,目前全國已有200多所高校開設了社會工作專業,近百所高校擁有社會工作專業碩士授予資格。然而,在2006年以前,除了社會工作從業人員,社會很少知道社會工作這個專業(或學科),自然在影響官方話語及社會輿論方面作用微乎其微。2006年國家推動宏大社會工作人才隊伍建設,這一局面才發生根本性變化。國家權力的加持為社會工作作為一項助人事業對外發聲提供了制度空間,殘疾人服務無疑是一個非常適合社會工作對外表達專業訴求的重要領域。
      
      眾所周知,鑒于體制、經濟及國情等方面的原因,我國殘疾人群體在社會空間結構上是一個被高度隔離的特殊群體。他們在大多數時間內都屬于社會或社區中的“他者”,經常被歸類為外局群體。這使得殘疾人(尤其是農村地區的殘疾人)其實并無多少呼吁渠道,導致他們所面臨的問題也往往很難得到權力部門的有效回應。而殘疾人缺乏退出機制以及自我組織化程度偏低也加劇了這一困境。隨著社會工作的介入,殘疾人群體的物質、精神需求開始逐漸被社會所理解,網絡上關于殘疾人服務方式的討論愈來愈多。在某種程度上,殘疾人服務無疑成為社會工作向國家及社會呼吁專業發展空間,展示自身存在價值的重要領域。
      
      2.2、參與。
      
      除了呼吁,積極參與是社會工作重構我國殘疾人服務話語體系的核心策略。從參與的動機來看,不同的研究者有著不同的解釋。例如,奧爾森曾將參與的動機歸因于“選擇性激勵”;赫希曼別出一格,提出社會參與的原因在于“失望”;也有研究者將社會參與的動機歸因于頗具中國特色的“氣”.可見,對這些研究者而言,參與的動機可以源自經濟利益、心理感受和民族文化。然而,在筆者看來,社會工作積極參與殘疾人服務很難完全歸入上述任何一類,因為其根本動機顯然在于獲取國家及社會的專業認同,拓展專業社會工作參與社會實踐的制度及社會空間。
      
      從參與的層次來看,參與大致可劃分為決策參與、執行參與和監督參與。以何種方式參與到殘疾人服務領域則充分體現了社會工作機構及其從業者的行動智慧。對社會工作而言,目前它在決策、監督層面上并無多少參與空間。相反,執行參與是目前社會工作參與國家及地方殘疾人服務最為倚重的參與方式。原因在于:新中國成立以后,2006年以前,殘疾人服務領域對外開放的空間極其有限。2006年以后,這一服務格局雖已發生大的轉變,但決策和監督層面的參與空間并未對外界開放。盡管有很強的參與動機和較多的參與實踐,但這并不足以保障社會工作專業話語可以理所當然地被國家及地方殘疾人服務話語體系所接受和認可。這是因為在一些人看來,社會工作與計劃經濟時代所倡導的“好人好事”并沒有太大的區別,“社會服務需要購買”更是聞所未聞。即使地方政府或社區大力宣傳,所產生的話語效果并不會太大。
      
      2008年“汶川地震”讓給社會工作作為一支獨立的、專業的災害救助與災區重建力量,第一次公然出現在公眾面前。此后,每次發生大的自然災害,我們總能看見社會工作者活躍在災害救助和重建第一線的身影。正如云南魯甸、青海玉樹等地發生的地震災害,社會工作都積極響應國家號召,參與其中。這些充滿善意的舉動,以及所取得的成效不僅贏得了國家的肯定,也獲取了社會公眾的信任和認可,從而為社會工作專業理念進入國家殘疾人服務話語體系減少了諸多障礙和阻力。
      
      3、結束語。
      
      本文主要針對社會工作在哪些方面重構了我國殘疾人服務話語體系,并借助何種策略實現了話語重構這個議題展開論述。研究發現,助人自助和增能賦權是社會工作對我國殘疾人服務話語體系的兩大貢獻。它在一定程度上將殘疾人從同情和施舍的工具視角中解脫出來,尤其是個體的人格尊嚴在殘疾人服務話語體系中得到了相當程度的凸顯。積極主動參與到殘疾人服務第一線是社會工作獲取國家及社會信任和認可的關鍵性策略。這些參與所具有的善意經過多次累積,在相當程度上改變了人們對社會工作的偏見,從而為社會工作重構我國殘疾人服務話語體系提供了可能。
      
      參考文獻:
      
      [1]柳拯,柳浪編譯。當代國際社會工作[M].北京:中國社會出版社,2002:204.  
      [2]黃金麟。歷史、身體、國家---近代中國的身體形成[M].北京:新星出版社,2006:93.  
      [3][美]芭芭拉·奧爾特曼,沙龍·巴尼特,鄭曉瑛、張國有等譯。拓展社會科學對殘疾問題的研究[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13:50.  
      [4][法]布迪厄,[美]華康德,李猛,李康譯。實踐與反思---反思社會學理論導引[M].北京:中央編譯局出版社,1998:87.  
      [5]謝立中。后社會學:探索與反思[J].社會學研究,2012,(1):1.  
      [6][美]曼瑟爾·奧爾森,陳郁,郭宇峰譯。集體行動的邏輯[M].上海:格致出版社,2014:56-59.  
      [7][美]艾爾伯特·赫希曼,李增剛譯。轉變參與---私人利益與公共行動[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  
      [8]應星。“氣”與鄉村集體行動的再生產[J].開放時代,2007,(6):106.
    相關文章
    聯系我們
    • 寫作QQ:3008635931
    • 發表QQ:3008635930
    • 服務電話:13701839868
    • 售后電話:18930493766
    • 郵箱:shlunwen@163.com
    范文范例
    奔驰彩票